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纽约华人网 >> 正文

热门小说《如果,我们不再错过》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a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明楼小说,回复:即可阅读全文

  《如果,我们不再错过》小说主人公:《》精彩试读

  第二十五章和牢狱之中的相似

  “既然你不想做佣人,那…..李嫂,把她关到地下室的房间。”

  “少爷,这……”李嫂想要劝慰韩冷轩,他却一点情面不给李嫂,让我有些怒意:“韩冷轩!我是一个自由身的人!我不是你的犯人!”

  我的怒吼并没有让韩冷轩清醒意识到什么,“你在我的面前,有什么资格说不愿意?光是曼曼被你折磨成这样,就够让我折磨你千百回了。”

  李嫂为难,只能执行韩冷轩的命令,面色为难地将我带到了地下室的房间内,我被他径直推入了房内,用力地拍着即将被关上的门:“韩冷轩!你放我出去!”

  声音就像是完全被隔绝了一样,门外的人都因为韩冷轩的命令,丝毫没有人来理会我。期间我还能听到何曼和韩冷轩在楼上有说有笑的声音。

  何曼应该知道了我被韩冷轩囚禁起来的事了吧?她有得意吗?幸亏我看不见何曼那令人作呕的表情,不然我不知道自己的心,还能承受多少。

  期间,还有李叔为我求情的声音:“少爷,需要给小晚送点吃的吗?”

  “不用,让她好好自己反省。”笑声戛然而止,难道就因为李叔说了关于我的事,让他们都扫兴了吗?

  到了傍晚,李叔和李嫂都没有人敢送东西来给我吃,显然是怕了韩冷轩。

  午夜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有人拍我的脸颊,“醒醒。你要装死,那就不给你吃的了。”

  似乎是韩冷轩,那个给予我噩梦的男人。我缓缓睁开眼,没想到真的是韩冷轩,他蹲下身俯视着我坐在这一堆杂物中间,“不理人?这么倔.……”

  “你滚!”说出话时,自己才意识声音是那么地沙哑,忽而想起自己喊得声嘶力竭都没有人回应的悲凉。

  韩冷轩的右手用力地抬起我的下巴:“我滚?唐晚,我不介意自己一次一次地教你,如何懂得在我面前臣服。”

  我一手拍去了他的,搞不懂到底是什么让韩冷轩这么恨我:“我和你什么仇?值得你这么羞辱百般?”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是我感到诧异的。往常他一定会对着我直言不讳,还会趁机嘲讽我一番,可是现在,他回避了这个话题。难道我的身上真的有什么值得他去恨之入骨的?

  韩冷轩抬起了我的手腕,端看了一会儿,“啧,你怎么把自己都弄出血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在给你看病上,你的体质一向比曼曼好。”

  手腕处是自己想要推开门挣扎的时候,弄伤了自己,我也不想见血,“你舍不得折腾何曼,就来折磨我?你怎么这么恶心?”

  “嫌我恶心?看来你是没有反省明白。”韩冷轩甩开了我的手,站起身俯视着我。

  “要说恨,也是由我来恨你!你凭什么整天对着我一副苦大仇深,希望我去死的样子?既然不想看见我,就放我走!”我终究是对着韩冷轩说出那一番话。

  韩冷轩从自己的口袋内拿出了我的手机,让我错愕不已,他却盯着我的眼神,带着点挑衅的笑意,在我面前晃了晃手机屏幕,上面闪烁着杨逸的名字:“你看,你的男朋友来电话了。”

  “你不许告诉逸哥哥!”我想站起身来阻止他,却发现自己一点都使不上力气。

  电话声依旧响着,韩冷轩并没有接起来,只是看着我:“那要看你怎么配合了,唐晚。”

  我痛苦地支起身子,咬牙切齿地恨不得咬碎面前的男人,韩冷轩躬身俯视我:“放心,不要用这种看着一个变态的眼神看着我,我还没有把你怎么样。”

  绝望的眼泪已经落下,我终究是个不能与他抗衡的女人。

  电话响了又挂断,而后又再次响起,韩冷轩冷笑一声面对着我:“嗯,看来你男朋友也是一个执着的人,不介意我接听电话吧?”

  “韩冷轩!你…….我求你,不要。”我扯住了韩冷轩的裤脚,哀求着,我不知道自己此时是多么的可悲,但我只想保留最后一丝尊严,不想让杨逸知道我此时的处境。

  韩冷轩闷声笑了几声,像是来自地狱的嘲讽:“求我是这样的态度?”

  “那要我怎么样!”

  似乎韩冷轩就是在等待我的这句话,他站直身子命令我:“跪下,在我面前。”

  即便再怎么难以置信,我只能眼下遵从他的意愿,对着他屈辱地下跪,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狼狈的一刻,跪在了自己的仇人面前。

  并且还需要接受仇人的话:“你需要懂得顺从,记住自己的身份,钱不是白赚的,合约不是白签没有效力的,你的脑海里,从现在开始要刻上韩冷轩”三个字。”

  双腿是发颤的,我已经无力去反抗什么,豆大的眼泪滴落在了地面,划开一个个水晕,“是..…”

  韩冷轩似乎满意地听到我的回答,挂断了杨逸的电话,我根本无法思考,之后怎么和杨逸解释这件事,只能暂且在这里过一天算一天。

  “呵,至于,你说的仇恨。我随时恭候你对我来复仇,这样多有意思?就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能在我面前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韩冷轩背对着我,声音依旧冰冷传来:“好好反省,三天之后,若你还是这副模样,别怪我不客气。”

  门被他无情地重重关上,韩冷轩最后还会扔给我一个馒头,倒是让我诧异的。手中拿捏着这个馒头,我嘲笑自己:“呵……这就是我的命运吗?”

  那阳光从地下室的天窗照射进来,不知自己过了多少浑浑噩噩的时间在这里,“还敢反抗?看来你没有想清楚,还有两天。”

  我被一股猛然的力量扯起了身子,疲软无力地看向来人。

  “韩冷轩?”

  他冷哼一声,对我的态度似乎很不满。关上门离开,我又像是被丢弃在垃圾堆里面的人。

  “李叔?”

  李叔似乎老泪纵横,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多么狼狈,惹得他竟会有这般的同情。

  第二十六章假象中的温柔

  李叔的声音也是发着颤:“小晚,快吃点,少爷和何小姐在楼上,一时不会下楼看你的。”

  李叔端来一碗汤和一些菜,看着明显是晚饭的时候,李叔故意留下来给我的,吸了吸自己的鼻子,觉得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

  李叔开始怅然叹息:“哎….你和少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李叔,谢谢你和李嫂的好意,这个家也就你们是帮着我的。”他二人也并不容易,要面对何曼的疾言厉色,又要遵守韩冷轩的无理命令。

  “小晚,别怪李叔多嘴,少爷和以前的确不一样了,他以前脾气没那么差。”不止是李叔这么告诉我,之前李嫂也这么说,他们过来人的眼神不会有错,可即便是真的没有这么差,又如何?能改变的了什么呢?

  即便有所改变,他也不会是对着我。

  “不想管这么多了,对了,何曼怎么样?”那个影后,明明就该去演戏,一次次的挑衅我,这几日没有看见我,兴许她和韩冷轩你侬我侬,惬意非凡。

  李叔大概有些诧异为何我会问道何曼:“何小姐?别说,还恢复得很快,出院回来的下午,就和没事人一样了,可能是少爷照顾得好。也是何小姐的福气。陕西治儿童癫痫那里好

  “是吗....….”

  属于她的福气,我轻笑着。吃完李叔拿来的菜和汤,忽然觉得自己还活着,活着就还有希望。

  李叔又继而对我说道:“可他们两个人,看着就是没有你和少爷登对。”

  “李叔,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李叔,你快走吧,别被韩冷轩发现了。”即便再怎么登对,我始终是被韩冷轩夺去生活幸福的人,他是我的仇人……

  可我此时的脑袋内,一片混乱,不知到底该如何复仇。只是自己凭着出狱以后的一腔愤怒,贸然前来,才会这一会儿栽在了韩冷轩的手里。

  李叔走之前还不忘安慰我:“小晚,你坚持住,少爷不会一直这样关着你的,你怎样都对他低个头,认个错,事情也就翻篇了。”

  所有的阴暗都会过去,就像雨过天晴一样吗?我的确是有这样的期待。从前自己是人上人,如今要在人前低头,就像一个高傲的公主卸去了光环,变得什么都不是,就连说话都没有资格,没有人会怜悯,没有人会愿意听从一句。

  距离韩冷轩所说的时间,还有一天,我内心即便再怎么挣扎,我始终都不能再和他呛声,之前想要逃离韩家,可此时我不想呆在癫痫好几年了能治好吗?这个地下室内,让我每每噩梦中惊醒。

  在凌晨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脚步声靠近,那声音显然是韩冷轩的,我揉了揉惺松的眼,最终看着韩冷轩站在我的面前。

  我一瞬的震楞,忘了他所想要的,立即下跪在他面前,低着头不敢有什么怨言。

  “你这是在做什么。”韩冷轩在我的头顶发出疑问,手中的烟还肆意地弥漫着味道,我不由得轻咳了两声。

  “不是你让我臣服吗?这样等待你的到来,会不会让你舒心一点?”

  韩冷轩藏蓝色的浴袍逐渐靠近我的跟前,他蹲下身,抬起我的下巴,薄唇微启:“别说……还真的是,触动了我的心。”

  忽而多了一丝大胆,我想要提醒韩冷轩:“还有一天,我想要自由。”

  韩冷轩一听“自由”两个字,便又不悦地看着我,“自由?没到三个月,我说了是不可能的,但治疗癫痫疾病有什么效果比较好的方法吗你若是表现的好,我可以考虑带你出去走走。”

  “你说真的?”犹如等待被放逐的犯人,我等待着再一次韩冷轩确定的回答。

  但他没有给我明确的回复,只是转身对我吩咐:“过来韩冷轩这是默许了我可以走出这个地下室了?

  起身的时候,自己的腿显然都已经麻木了,跟跄着几步,跟着韩冷轩到了二楼他的卧室,我明白他的意思,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他房间黑白的色调,在灯光下让我看得十分压抑,韩冷轩径自走到了自己的酒柜前,拿出了一瓶酒来,拔盖倒酒,一气呵成的动作。仰头一饮而尽,我甚至能感受到下一秒他的动作,便是会朝着我走来。

  “喝吗?”

  俨然不是把我当做佣人,佣人不会有这样的待遇,喝一杯陈年的珍藏红酒。

  战战兢兢地接过酒杯的时候,韩冷轩就把我一把搂紧了,杯子里的液体尽数洒在了地面上,与木质的地板发出脆响,随即碎了一地。

  扑面而来狂狼的吻,让我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韩冷轩。带着酒液的味道,他将我摔在了那张洁白的大床上。我的身体仿佛不用被召唤,我们却是熟悉了彼此一样,难舍难分。

  那一个晚上我忽然看到了不一样的韩冷轩,似乎那是不同于对何曼的温柔,在我心里,我认为是独属于我的柔情。

  一夜狂乱,我居然在韩冷轩的房内留宿了一晚上。

  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我赤着身子起身,一边的韩冷轩还是睡着的模样。一瞬间的错觉,彷佛回到了从前,当时,我们虽然没有肌.肤之亲,却是在每一个早晨,都看着彼此互相醒过来以后,才一起起床。

  “你笑什么?”

  韩冷轩忽然睁开了眼,而我还陷在回忆里面,我有笑吗?我下意识地抚.摸了自己的脸颊,他皱着眉头不悦地看着我,“谁让你睡在这里的?穿好衣服出去!”

  “你!”

  韩冷轩这样的态度,俨然和昨晚判若两人,若不是他有精神分.裂,那我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错乱,一直看到韩冷轩,总会产生这样那样的错觉。

  “你什么?出去以后上来给我换了床上用品,这些都给我扔了!”

  韩冷轩猛然起身,穿着浴袍对我疾言厉色地吩咐,我光着身子站在原地,显得十分狼狈不堪。

  原来昨夜的一切都是假象,是他为了得到我的身子,才使出不一样的手段来对待我吗?门关上的巨响,惹得我心中一颤。

  未完待续……

  明楼小说564,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友情链接:

偏三向四网 | 济南素食店 | 客厅手绘 | 上海玉屏国旅 | 法铁传奇 | 金蚕脱壳 | 法兰克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