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今日铁价 >> 正文

新书上线《画爱为牢》全文已完结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幻神小说,回复:即可阅读全文

  《画爱为牢》小说主人公:《》精彩试读

  12陈家挑衅

  我现在不想跟他争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处理好陈源的事情,我就不怕了。

  陈源的事情处理好,我就从医院里辞职。

  严谨不是我能碰的男人。

  我听说过,严家应该会和盛家联姻……

  盛家那是什么家世?

  又妍就是盛家的人,我想都不敢想。

  我的态度太冷漠,严谨平时本来也是个话不多的人,只要我不和他对抗,那么他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严谨将我送到咖啡馆外,“我在车里等你,你办好了我们就去看房子。”

  看房子?

  看来他是认真的,我们发展的速度快到我措手不及。

  如今我焦头烂额,实在无心去分辨真假,我有些不耐烦了,“都说我自己去!”

  我口气不好,带着厌恶。

  他怔怔的看了我几秒钟,喉结一阵阵滚动,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松开,我以为他是生气,可我看到他眸色中的忐忑。

  我突然于心不忍,因为他的神情,像是伤害到了他。

  伤害?

  我从来不敢将这两个字放到严谨身上,他那样的天子骄子,怎么可能会受到伤害?

  但他那一瞬的眼神,就算短暂,我也不想再看见,他的受伤,让我没有由头的心酸,我声音软下来,“谨哥哥,你先走吧,我处理好了跟你联系,我对他两年没见,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对他没有任何希望了,就是对房子的事情好好说清楚就可以了。”

  我很多年没叫他谨哥哥了,连我自己都忘了那种跑到他家去,兴高采烈喊谨哥哥的样子。

  十一岁的时候,我蹦蹦跳跳的去他家,脆生生的喊他,他抬起脸来,冷若冰霜,看我一阵,又继续下棋,就像我是空气一样。

  我一直都有自尊心,我知道我们虽然是相邻修的两幢房子,但不管是外观还是内装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也知道他的父母有很高的文化和素养,气质很好,和我父母是不同的。

  我再也不想喊他,因为他嫌弃我,看不起我,我甚至不愿意再去他家找他。

  至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叫过他谨河南哪家治疗癫痫病哥哥。

  他听我喊他谨哥哥,眸色慢慢柔和下来,“我就在附近。”

  我点点头,推开车门下车,一直看他的车子消失在道路尽头才转身走向咖啡厅。

  我刚刚走出几步,身后一声喇叭嚣张震响,我回身去看,陈源便开着一辆宝马7系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口。

  那一声喇叭,怕是故意而为之吧。

  宝马7系?

  难道说这几年在非洲赚到钱了?

  居然跟我说没有发绩效,还问我要钱。

  果然是人不要脸鬼都怕。

  我其实很好奇,陈源在国外,才回国,是怎么把许珍珍的肚子搞大的?

  难道说许珍珍万里追夫?

  陈源下车,后座的陈母也挎着从我那里打劫走的包包从后座下车,依然涂着烈焰红唇,裙子是大码的大绿色,鞋子大红色的凉鞋。

  她活得永远都这么随便奔放,真像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陈源殷勤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下来的是大肚子的许珍珍。

  13后悔恶心

  签个协议,弄这么大的阵仗,我有些后悔把严谨叫走。

  可很多事,我并不想严谨知道,他走了好。

  陈母从陈源的手中把许珍珍抢到自己身边扶着,走向我,她那深蓝色的眉毛都飞了起来,眼睛睁得老大,“哎呦,微微来的这么早啊?打车还是坐公交车来的啊?早知道你打个电话给我们,我们去接你好了呀,我们这个车大,再加一个你也宽敞!”

  我笑容还算从容,也不知道她得意个什么劲,要是看到严谨今天开的是布加迪,会不会被气死?

  “不用了。我这个人,爱干净。”耳朵没毛病的都应该听得出来我是嫌他们脏。

  可偏偏陈母的脸皮和大脑皮层一样厚,她瘪着嘴嫌弃,“我们车可干净了!珍珍真是能干,让妈妈坐了这么好的车,不像有些人,都结婚两年了,一辆三十万的车都没买过,我每次到津城来,都是挤地铁,地铁里面武汉哪里癫痫治疗好?那么多人,可累死我了,还是珍珍给阿源买的这个车舒服,有些人,当人老婆都两年了,有什么用!”

  我轻轻吐了口气。

  遇到傻逼怎么办?要捧着她,惯着她,顺着她,想办法把她培养成大傻逼,这才是报复的王道。

  “是啊,我就是个天天上下班挤地铁的命,没什么本事,只能祝许小姐和陈先生天长地久。”

  陈母哼了一声,回头瞪了一眼走在后面的陈源,“阿源,你快点,好好扶着自己的老婆,我们珍珍荆门治癫痫效果最好的医院可金贵了,不像有些乡下人!”

  婚都还没离呢,老婆都叫上了。

  我结婚证上还有陈源的名字,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我耸耸肩,“对对对,我是个乡下人,只不过我是个运气比较差的乡下人,不像你们这些乡下人,没有房子拆迁,没办法让狼子野心的人打主意。”

  陈母把陈源拉住就贴着许珍珍,跑到我面前,据理力争的样子活像是我欺负了她,“你说说清楚,你说谁乡下人?我们家可是县城户口!我们可是从来没有种过地的!跟你爸妈那种挑过大粪的可不一样!我们家以前可是吃供应粮的!”

  “对对对,你们皇族血统!”我一定要把这老太婆捧成大傻逼。

  陈源终于有点难为情,他喊了一声,“妈,我们进去吧,外面热。”

  我真觉得自己有病,我跟这一家子贱人费什么口水!

  许珍珍今天倒是一句话没有,全程端的架子都像个太皇太后。

  陈源和陈母就像是随身带着的太监和老嬷嬷。

  一张圆桌坐下来,陈源从包里找离婚协议, “你看看,签了之后我们就去把离婚证领了。”

  陈母道:“我们珍珍的宝马可以带你过去,你肯定一辈子没有坐过宝马,也感受一下。”

  许珍珍抬起眼角,瞥着我道:“不想你坐我车都没有办法。”

  陈母抓住许珍珍的手,拍了拍,“珍珍,让她坐了豪华轿车以后知道永远比不过你也好。免得她还对阿源念念不忘。”

  哎!

  未完待续……幻神小说397,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友情链接:

偏三向四网 | 济南素食店 | 客厅手绘 | 上海玉屏国旅 | 法铁传奇 | 金蚕脱壳 | 法兰克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