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金蚕脱壳 >> 正文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14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14

第十五章 地底玫瑰

【诺克萨斯.黑色玫瑰.地下一层.第一区域】
“好疼……”
伊泽瑞尔缓缓睁开眼睛,浑身从天空降落的剧痛让他觉得肉体快要撕裂了一般。四周的墙壁泛着幽幽的蓝光,可见度很低,整个隧道深邃悠远。上方传来巨大的爆破声,震耳欲聋,大地都在颤抖。但是这个空间给他的感觉,就是处在大地之中,被它紧紧环抱一般。
“你要躺多久?”
伊泽瑞尔抬头,正好对上泰隆冰冷的目光。在黑暗之中这个面瘫还有一点剑眉星目的感觉,想必他肯定迷倒了诺克萨斯一条街的应召小姐。等等……貌似有什么不对……伊泽瑞尔目光下移,他发现自己正侧躺在泰隆的怀抱里,有那么一点小鸟依人的感觉……
“我擦!你这变态抱了我多久!”伊泽瑞尔一下子站起来,好像身体的疼痛不复在。但是他渐渐适应眼前的光线以后,才发现面前的泰隆嘴角带血,应该是刚刚落下来时泰隆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自己,但是崎岖的表面让他也受了不少的伤。“对不起啊,你没事吧?”伊泽瑞尔赶紧扶起泰隆,后者表示自己能走。“没事,小伤。”
“根据我的观察来看,这里应该是处在地下,湿气很大,植物根茎蔓延到了这里,说明这里离地上不远。”伊泽瑞尔翻着自己的随身医疗包,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止血的。

“这里应该是地下一层,你的地图有写结构。”泰隆吐出一口浑血,口齿变得清楚了很多,“这里是地下一层的第一区域。”

“其他人呢?”伊泽瑞尔脱掉泰隆的斗篷,铮然的刀器在昏暗的密室中泛出冷光,他结实的小腹上没有破皮的伤口,显然是伤到了内脏。泰隆仍然面不改色,伊泽瑞尔很佩服他的毅力。
“不知道,估计落到了其它地方。”泰隆深吸气,穿上斗篷,“都说了小伤没有关系。”
“哦,那现在怎么办?”伊泽瑞尔收起医疗包。“向前走,一直走。
“泰隆道,“现在只能这样了。”
一路无话,不是伊泽瑞尔不想说,而是他不知道怎么说。
“你来这里是不是为了拉克丝。”泰隆首先打破沉默,但是伊泽瑞尔不想回答,因为他的这个问题的确很没有意义。
“是又如何,她是我的朋友。”伊泽瑞尔懒得过多解释,外面探险家和光辉女郎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不外乎多一个人议论。
“但是你考虑过阿狸的感受吗?”泰隆停了下来,直直的盯着伊泽瑞尔。
“我……”伊泽瑞尔无话可说,索性不说了,整个走廊再次陷入了沉默。
“等等。”泰隆拉住了伊泽瑞尔,后者很不耐烦的回头。“又怎么了?”
“你看这个。”泰隆指着墙壁上的一个微型法阵,也只有刺客才能在黑暗中拥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了。

“这个是……”伊泽瑞尔皱眉,“【三分钟序列】!”
“什么是【三分钟序列】?”泰隆抚摸着墙壁上的纹路,凹凸不平很有质感。
“这个序列属于空间序列,大概功能就是让一个空间无尽变化,三分钟一次。”伊泽瑞尔抬手看表,瞬间脸色阴沉,“等等,现在好像三分钟了……”
轰!
一块巨石对着两人的头顶砸了下来!


<诺克萨斯.黑色玫瑰.地下一层.第二区域>
整个走廊没有尽头,金属皮鞋和地面接触,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像浮空前行。迦娜扎起她的金色长发,召唤出和风守护。巨大的白色巨兽在黑色的空间里发出点点白光,照亮了一小部分区域。迦娜紧握法杖,【风暴之眼】作用在了自己身上,一个淡淡的护盾在走廊中格外显眼。
“风暴之怒?”一个死气沉沉的声音传来,迦娜不慌不忙的回头。壮硕的男子扛着巨锤,黑色的披风如同浓墨隐于暗影,一身银甲额外显眼,就像战无不胜的将军一般高贵。但是眼前这个十分柔弱的女魔法师却没有臣服的意思,反而浮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悠然自得。
“怎么,是我啊。”迦娜绽放出一个微笑,和风带动了她的丝绸,俨然一副仙女下凡的美感,“难道又是找我要签名的粉丝?”
男人没有因为迦娜的美丽而停下脚步,反而身上的杀气浓重起来。

“别那么凶嘛。”迦娜挑眉,身后的风暴已经快要成形,带着一阵萧杀。
“你们八个人类中,最强的应该就是你了。”男人的巨锤猛锤地面,迦娜被和风推起,脚下的地面裂开,“杀了你。”
“小朋友们不在,我就可以放心玩咯。”迦娜的脸上掠过一丝冷笑,风暴席卷而出。


<诺克萨斯·黑色玫瑰·地下三层>
"这是哪儿?"阿狸晃了晃昏沉的头,眼前的强光让她不适应。
"我们的坐标在地下三层。"奥莉安娜早已把地下室的结构录入了自己的芯片,现在一切都在她的双眼之中。
"伊泽呢?"阿狸皱眉。
"不知,无权限。"奥莉安娜机械的摇头。
"那现在你能作出的最好分析是什么?"阿狸问。
"每一个小组成员将会抵达第四层,找到下去的路是现目前最好的办法。"奥莉安娜顿了顿,"地图分析来看,我们应该朝着南偏东方向行走,不过这里有一个岔路口,计算以后没有问题,可以左转。"奥莉安娜抬起手,她的小臂弹出一份立体地图,透明的蓝色让人安心,"除三层以外,每一层都有三分钟序列,看来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主人不想损坏。"
"这么厉害?"阿狸小跑到岔路口,选择左边,果然没有任何机关。
但她下一秒抬头,愣了。
她的面前是一堵墙。墙上有两个按钮。
"这是怎么回事!"阿狸一脸疑惑的看着奥莉安娜,但是后者也一脸不明所以。
"错就是死亡,对就是新生。"阿狸发现门前写着这么一排字。"选错了我们都得死。"奥莉安娜一脸平静,毕竟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对于这种事情她已经看淡了。虽然阿狸也死过一次,但是她还有牵挂,她的生命还有意义。

"这里没有任何提示……"阿狸托腮,四下只有大理石墙壁和不知道那里来的光源,门口这两个机关完全就是运气啊……
"奥莉安娜,你知道概率吧,算一算。"阿狸拉了拉奥莉安娜的手,虽然冰凉,但是在这个屋子里这是最温暖的东西了。"在没有其他参照的情况下,我只能说对半开。"奥莉安娜无奈的摇头。
对半开……该死,我不能死在这里。
"这里其实有一个提示。"奥莉安娜指了指大门上一个漂亮的花体字,"power,权力。"
"这有什么关系!最多就是通往那个所谓权力的大门啊!"阿狸又气又好笑,这个机器人怎么那么死板?
为了生存……阿狸死死的盯着两个机关,左边,右边……有什么关系啊!left,左边, 右边…right,right…等等,right!正确的意思,那么右边就是正确!
"右,右!选右!"阿狸伸出手准备按下按钮,但是奥莉安娜猛然抓住她的手,死死钳住。"不能相信事情的表面现象。"

"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道理啊……"阿狸的手回缩了一下,有些犹豫。
咔咔……
阿狸和奥莉安娜同时回头。先前身后的墙壁开始活动,慢慢的推进过来,活动尖刺缓缓探出头,锋芒必露。
"你不是说没有<三分钟序列>吗?!这是怎么回事?"阿狸厉声质问,奥莉安娜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眼前的尖刺匀速推进,过不了多久,她们就会被扎成刺猬。两个按钮静静的立在那里,按下去,就决定了生死。
尖刺上映射着阿狸的脸,似乎有那么一点倾城。镜像会跟随她的动作而动作,不过是对立的而已。
"也许你是对的,机器人。但是我要走自己泉州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的道路。"阿狸猛锤right键,"这里左右颠倒,一切都是镜像,照你那么说,右边才是正确的!"

<诺克萨斯·黑色玫瑰·地下一层·第一区域>
整个石块停在了空中,就那么硬生生的卡在了那里。泰隆用双手撑起这块巨石,这不是人类的力量,但是他的确做到了。伊泽瑞尔根本帮不上忙,他分担不了巨石的重量,只能呆呆的望着面色发青的泰隆。
"伊泽瑞尔,地下有把刀,帮我捡一下。"泰隆的费力的抗着头顶的石头,"我腾不出手。"
伊泽瑞尔感到菊花一紧。
"不要,这个动作很危险!"
"……"泰隆看着他,眼神就像看一个sb,眼中流露出同情和无奈,"看到石头外部的凹槽了吗?""看到了。"伊泽瑞尔转过头,果然有一个突出的石块,有一个深深的凹槽。"把刀插进去,估计就可以停下这个东西了。"泰隆有些不好,他要坚持不住了。
"真的吗?你不会挂在里面吧?"伊泽瑞尔有些不放心,他拿起短剑,面色犹豫。
"快去啊!"泰隆翻了一个白眼,"我的视力很好相信我。"
癫痫病怎么预防发作ground-color:#ffffff;" />"我去啦!"伊泽瑞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连滚带趴的跑了过去,可见他的逃跑技术多么娴熟……手气刀落
猛然插入,只听见巨石的崩塌声,泰隆被彻底埋入巨石地下,给他呈现的,不过是一堵冰冷的墙壁。
"怎么……会这样……"
伊泽瑞尔的手在颤抖,他看见了石柱上刻的小字:<满则全闭>。
当小孔被填满时,所有机关将会完全下落。
"笨蛋……也不是这么救人的呀……"他跪在地上,猛锤地面。


<诺克萨斯·黑色玫瑰·地下二层·第一区域>
崔斯特点了一根烟。
青烟缓缓飘浮,模糊了对面女人的脸。
"崔斯特,你怎么还没死?"伊芙琳舔唇,诱惑无比。
"承你吉言,幸运女神一直与我同在。"崔斯特摊手,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不是告诉你不要吸烟了吗,对身体不好,老是不听我的话。"看来这个当年的情人给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她还在关心他。
"恩,什么意思?"崔斯特呼出一口青烟。
"就当是临终关怀,你喜欢这样的说法。"伊芙琳的脚下猛然窜出一串带血的尖刺,凌厉的划向崔斯特。但他不慌不忙,还在悠闲的抽烟,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
火星落地。
崔斯特从后面抱住伊芙琳,没人看清他是以什么样的速度来到她身后的。只见伊芙琳紧绷的小腹被一张卡牌穿过,鲜血打在地上,发出滴答的声响。
"咳,进步了。"伊芙琳感到体内卡片在慢慢搅动,血液直往她的喉咙涌。身体有些颤抖,疼痛席卷了大脑。
"不过。"伊芙琳握住从腹部穿透过来的手,冷笑,"这点疼痛还满足不了我呢!"


<诺克萨斯·黑色玫瑰·地下三层>
阿狸猛锤right键的一瞬间,大门打开,奥莉安娜拉起她就跑了进去,尖刺停在了门口。
<权力则是真理,左手掌握水月>
阿狸舒了口气,尾巴放松的垂下。right的意思,就是权力啊,人的思维总是会想这么明显的右边肯定是陷阱选左,但是错了,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阿狸小姐,看看这是什么?"奥莉安娜指着阿狸的背后,一脸严肃。阿狸转过头,目光转移的一瞬间,她的身体一震。
墙壁上面钻出了密密麻麻的小孔,每一个孔洞放有一支燃烧的蜡烛,照亮了整个房间,宏伟的遗迹好像在展示当年的辉煌,残岩断壁也散发出浓浓的华贵。面前的那堵墙,足足十米,来时的甬道也只有两米高一米宽,相比之下完全是圣殿和茅屋的区别。墙壁上面的刻痕述说了一场上古时期的伟大战斗:一个长发的高贵女子手持法杖,法杖由灵木制成,杖尖是一钩弯月,从裙摆之间露出的长腿踩在狰狞的鬼怪的头上,水晶高跟好似被浓稠的血液包裹,她的脸上绘有一轮新月,目光空灵之间带有一丝坚定;而她的对面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女人,全身重甲包裹,手持巨枪,枪尖挑起一个怪物的头颅,战靴碾压着一只残破不堪的怪物,一脸冷漠。整个壁画最闪光的地方,就是两人的武器上各自镶嵌有一块石头,闪耀着亮眼的光芒。
"自动检测,两种物质分别为月光石,日光石。前者洗礼于月光之中,后者淬火在太阳之下。"奥莉安娜的瞳孔中闪耀着光芒,她正在努力的数据连接,'两个女人分别是月神星月尤拉,武神瓦尔基里。"
"伊泽所说的权与力的石头吗?"阿狸踮起脚,摘下日光石,正在链接的奥莉安娜还来不及阻止。


"哇,好漂亮,好温暖。"阿狸如获珍宝,把它捧在手里。日光石散发出淡淡的光辉,那些成百上千蜡烛的光芒都黯淡了些许。太阳的赤诚驾临,所有光明都得退散。

"监测到不明物体正在飞速接近。"奥莉安娜的眼睛开始变红,身上的警报器发出呜呜的声响。那个发条球飞速的落在了阿狸的头上,张开了一块屏障。一团毒气迅速的腐蚀着屏障,阿狸把日光石融入体内,侧滚躲开三柄毒刃,抱住奥莉安娜冲到了角落。原先的遗迹被爆破,冲出了一大片毒雾。阿狸体内的内珠脱体而出,迸发出强烈的光芒,刺散了毒雾。
在烟雾之中,渐渐淡出一个人影,她的长腿发出噼啪的电击声,高跟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一张死气沉沉的脸在烟雾中现出,猩红的眼睛没有任何神采。
"伊莉丝……你不是死了吗?!"阿狸的瞳孔放大,明明在那天她亲手杀死了伊莉丝,看见恶心的蜘蛛从她的体内涌出,怎么会……
"无生命特征。"奥莉安娜的机械音在一个活人的空间里面显得诡异。

"死灵魔法?"阿狸想起了这个早已失传的黑魔法,估计伊莉丝的尸体被回收做成了这里的守卫。她虽然没有思维,但是会跟随原本的杀戮意志追随目标,不死不休。力量和法术将会得到极限的提升,并且无感,作战到最后一刻。
伊莉丝沾满鲜血的指尖指了指两人,她曾经美丽的脸如今只剩下了一半,她无法说话,单手收回,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死!


<诺克萨斯·黑色玫瑰·地下二层·第二区域>
泰隆点了一根烟,坐在地上默默的抽了很久。地下散落着无数的烟头,他的目光有些迷离。
冰蓝色长发的女孩靠在他的肩头,静静的,一言不发。她的眼睛上面蒙了一块纱布,厚厚的缠绕,遮住了她看外面的视线。平平的胸口被白色的衣料覆盖,在腰处简约的束了一下。开叉的白裙下面露出白皙的双腿,光脚踩在地上,脚底还一片干净。她的手上带着一串海蓝色的手链,叮当作响。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的身体是透明的。
面前的巨石碎成了一片一片的,排列整齐,甚至于切口都是光滑平整的,就像用菜刀切开了肉块。泰隆很困,他在烟雾的缭绕之中就快要睡去,但是女孩身上的薰衣草香总是让他无法睡眠。
"泰隆君,别睡。"女孩抱住他的手臂,脑袋埋进他的胸口,"你还要救卡特小姐,还有锐雯军士,伊泽先生,所以请别睡。"
"我很累。"泰隆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感受到了光明女神舒瑞娅的气息了,说不定还能找到拉克丝小姐。"女孩摇晃着泰隆的小臂,"郑州儿童癫痫专科医院;刚刚我不帮你分解石头,你也真的可以好好睡了。"
"也许死了还好,我真的很累。"泰隆翻身,"作杀手累,当保姆累,保护人累,喜欢人累……我怎么还不去死。"
"别自暴自弃啊,我还喜欢你。"女孩急了,坐直了身子,冰蓝色的头发散落。
"也只有你这个女神这么迁就自己眷顾的人了。"泰隆扶墙站起,"我还欠将军人情,所以我不会死。"

轰!


天花板塌陷,泰隆迅速闪开,掀起粉尘。他等到烟雾散尽的时候走过去,赫然发现浑身是血的迦娜在废墟中直勾勾的盯着他!
"吓我一跳。"泰隆慢慢走过去,看起来迦娜的情况不太好。"我要挂了,没骗你。"迦娜平静的说,她的头发散乱,腹部有一个巨大的伤口,破碎的脏器散落,连肠子都看得见。泰隆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小臂--尽数骨折,骨头都成了碎片。
"你明明还有一点魔法。"泰隆脱下斗篷,撕成条状。"为了保持美丽的容貌不吓到你啊……"迦娜扯初一个笑容,血液从她的嘴里流出,"好疼啊……"
"用治疗。"泰隆把迦娜的肠子对位塞回去,"没事我能接受,不然你真的死了。"
"哦。"迦娜闭上眼睛,身体浮现一层绿光。但她的脸渐渐变成了腐烂的颜色,让人胃部一阵抽搐。"好吧我有点后悔了。"泰隆忍住想吐的感觉,继续处理她的伤口。
"我是不是要死了啊……好想睡……"迦娜的部分肉体已经融进了石头里面,泰隆只能用刀把那些组织划断。"保持清醒,和我说话。""说什么啊?""你前男朋友的名字怎么样?""哦,初恋是维克托。""那个半机械人?""不,原来他是一个很不错的男孩。""很难相信。""多兰·伍德……""这也行?""原来酒吧认识的……""也对,他是祖安的。""………""喂。"泰隆摇了摇迦娜,但是她已经昏迷了。
"贝姬,她还有救吗?"泰隆转过头,看着冰蓝色头发的女孩,眼睛有些湿润。
"对不起……"女孩埋下头,揉搓着自己的裙摆,"我没有治愈能力……"
泰隆看着迦娜,她的嘴里喃喃的念着一个名字。
"伊泽……"

<诺克萨斯·黑色玫瑰·地下一层·第二区域>
"啦啦啦~"
"噜噜噜!"
蓝色麻花辫的女孩扛着机枪跳下一个台阶,奇怪的歌声在空荡的房间里面显得突兀。
"该死的女人!"莫德凯撒没想到迦娜的力量这么强大,居然打得他差点死去,还好在最后关头迦娜走位失误他一锤把她打进了楼下,不然输的就是自己了。但是现在他的情况很不好,自己的盔甲都不能完好的组织起来了。
"谁在说话?"金克丝转过头,看见了一具残破不堪的盔甲,她举起鱼骨头,嘭的一声打在了那副盔甲上面。
"我莫德凯撒怎么会被你这个杂碎给打死?"莫德凯撒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失去了生机。
"什么东西。"金克丝耸肩,继续跳着自己的格子。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偏三向四网 | 济南素食店 | 客厅手绘 | 上海玉屏国旅 | 法铁传奇 | 金蚕脱壳 | 法兰克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