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怀孕初期症状 >> 正文

讨薪证据灭失 法援助力讨回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讨薪证据灭失 法援助力讨回 >

一桩本是极为简单的追索劳动报酬纠纷案,却一波三折,扑朔迷离。其中,涉案原告7位,被告2位。案件惊动公、检、法、司诸司法机关,110出警2次,法院庭前调解2次,开庭审理9次。检察院接待信访10人次,市法律援助中心接待信访21人次,法律服务所接待信访35人次。召开专题研讨会2次,办案历时一年。每当提及该案,承办人启东市汇龙法律服务所的王思相总是陷入沉思,回味个中滋味,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欠条被撕,法援介入暖人心

农历2011年十二月廿八(公历2012年1月21日),苏飞等7位农民工,相约来到家住南阳小区的工地老板袁卫红家讨要工资。

袁卫红不在家,其妻李某在家。农民工提及要工资款的事,李某表示,先给每个农民工1万元。要求农民工先将袁卫红出具的25万元的欠条拿出来,余款由李某代袁卫红重新出具欠条。

于是,苏飞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张写有25万元工资款的总欠条交给李某。李某接过欠条,当即撕得粉碎,将碎片放入包中。农民工上前抢李某包里的碎片,双方因此发生纠扭,后报警。民警出警后认为,双方属于经济纠纷,建议农民工通过诉讼途径解决。

垂头丧气的农民工离开了袁家,这时已过晚上8时,大家在南阳镇街上徘徊。7人间相互埋怨、指责,就是想不出个好办法。

大年初八,在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接待室,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热情接待了苏飞等7名农民工及部分家属,听了农民工的陈述,市司法局分管法律援助的副局长龚正涛马上拍板,受理这7人追索劳动报酬纠纷的案子,并指派汇龙法律服务所的法律工作者王思相办理此案。

接案后,王思相与农民工进行了一次较为详细的谈话。后根据谈话情况将相关证据进行初步搜集,作为起诉的初步证据。接着,王思相马不停蹄拟就民事起诉状递交至启东市人民法院。

法院指定的庭前调解日期到了,7位农民工及部分讨债人共计10多人两次分别进入法庭。法官身穿法袍准时到庭,可在审判席上等了半个小时,还是不见被告的身影。

法官只得先向农民工询问相关情况,当得知袁卫红还欠农民工工资近百万元,原告方欠条原件已被撕毁时,法官表示惋惜。因为无证据原件,如袁卫红否认复印件效力的话,根据法律规定,法院将很难支持农民工的诉讼请求。

听了法官的解释,农民工乱成一锅粥,法官也被闹得焦头烂额,抽泣声、叹息声、咒骂声在法庭上传开……

王思相带着哀哭的农民工也离开了法庭,庭前调解以被告缺席而告终。

对簿公堂,承办人尽心伸正义

又到法院指定的开庭日。因7位农民工所欠工资的情形不同,被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分成两批进行审理,一组三位农民工作原告,一组四位农民工作原告,由两名法官先后独任审理。作为被告的工头袁卫红由代理人出席。

袁卫红的代理人对农民工无原件的欠条当然提出了异议,除此以外,袁卫红的律师还认为,袁卫红作被告不适格,请求法庭驳回农民工的诉求。

针对袁卫红代理人的抗辩,王思相在辩论阶段发表了代理意见:原告手中的欠条原件,在向被告讨薪过程中被被告之妻撕毁,这个事实有派出所的出警记录。

现在,在欠条原件灭失的情况下,原告还有欠条复印件和被告签名的出勤记录,两者可以得到相互印证,完全可以证明复印件内容的真实性。

针对双方的观点,法庭要求袁卫红在休庭期间提供支付原告工资数额的证据,要求民工继续提供与本案相关的证据或寻找证人出庭作证。

另外,王思相还了解到,与原告一起打工的另一班组的农民工石某,也是启东人,他向袁卫红要钱时,也遇上原告一方同样的遭遇。后石某抓住李某不放,李某重新写了欠条,石某才罢休的。

费某和石某是和其他农民工一起打工的,那么,他们手中的欠条足以证明袁卫红还没有付清农民工的工资。后征得启东市公安局法制科的同意,王思相又去南阳派出所调查取证掌握相关情况。

维护权益,据理力争不含糊

时隔十几天,法庭再次开庭,恢复法庭调查。

在辩论阶段,王说:“被告袁卫红的妻子撕碎原告欠条的行为是十分恶劣的,被告欠原告工资款的事实客观存在。被告赖债,徒增原告义愤,不利事情解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被告一意孤行,势必缺失诚信,对其今后的生意也会带来不利影响。”

王思相为农民工积极举证。王思相的话掷地有声,被告方也感到一味赖账,有昧良心,法官见火候已到,便单方面做被告的工作。

一个多小时后,主审法官出来与王思相商量:“被告方表示,他们的上家南京棠邑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下称棠邑公司)也没有同他们结清工程款,致使原告的工资无处着落。如果同意追加棠邑公司为共同被告,被告袁卫红就认可欠款事实。”

王思相并不含糊:“追加被告,原告方没有意见,但袁卫红必须提供他与棠邑公司之间合作关系之类的证据。原告方是袁卫红的雇工,只与袁卫红发生关武汉有没有癫痫医院系,与棠邑公司无任何联系。如果袁卫红拿不出与棠邑公司之间合作关系的证据,原告方也无从追加。”

在征求农民工意见的同时,王思相向启东市法律援助中心请示汇报。援助中心高度重视,马上召开了集体讨论会。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追加被告,不能撤诉。

一波三折,工钱最终被讨回

“法院是否追加棠邑公司为共同被告?”“棠邑公司不出庭怎么办?”“袁卫红是否出脚了(即不承担责任了)?”“法院是否还要我们撤诉?”农民工接二连三打电话给王思相。

于是,王思相打电话询问承办法官案子的进展情况,得知追加棠邑公司为共同被告后,棠邑公司提出管辖权异议。启东法院驳回异议后,棠邑公司又上诉至南通中院,估计二审裁定近日下来。

好不容易农民工接到了法院的传票,他们怀着急切期待的心情,接二连三地打电话向王思相报告着开庭的时间。

此后几天,王思相铆足了劲,关在办公室里翻来覆去看证据资料、庭审记录,查阅相关法律法规……
2012年11月21日和11月29日,启东市人民法院分别重新组成合议庭,对原告7位农民工诉被告袁卫红和棠邑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案分别重北京的癫痫病医院新开庭审理。

法庭论战十分激烈。袁卫红的代理律师认为,袁卫红是棠邑公司的工作人员,是代棠邑公司出具给农民工欠条的,7位农民工一共25万元的工资,袁已代公司还了部分,尚欠的20多万元,应由棠邑公司偿付。

棠邑公司的律师认为,农民工是袁卫红雇请的,欠条是袁卫红出具的,袁卫红应该偿付农民工的工资款,棠邑公司与袁卫红不存在承包关系,无需担责。

作为原告农民工的代理人,王思相胸有成竹。他指出:农民工是袁卫红雇请的,袁卫红已出具给农民工欠条,故袁卫红有偿债义务。农民工是在棠邑公司承接的山东工程地上打工的,棠邑公司将涉案工程发包给不具备建筑承包资质的个人,因此对在涉案工程中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两次开庭都拖到了晚上6点多,走出法庭,外面已是华灯初上,农民工代表多次热情地邀请王思相用餐,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又等了一个星期,王思相带着7位农民工分别郑重地签收了一审判决书——“被告袁卫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工资共计216400元;被告棠邑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历时一年多的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案终于尘埃落定。看着判决书上的内容,7位农民工十分激动。棠邑公司不服,上诉到南通中院。经过审理,二审玉树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7位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最终得到了保护。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偏三向四网 | 济南素食店 | 客厅手绘 | 上海玉屏国旅 | 法铁传奇 | 金蚕脱壳 | 法兰克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