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硅及其化合物 >> 正文

指向你的刀锋 25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指向你的刀锋 25

她在飞。
或者说是滑翔。假面少女腰间的黑色羽翼形气旋推动她的身体在空中以逼近火车的速度飞行着,却又缓缓的下落。
卡特踏前,抽出一把飞刀朝假面少女射去。
“唰!”假面少女的身形微微一滞,腰间的黑色气旋突然猛烈喷射,她一瞬间冲刺到了火车厢的正上方。
看到第一把飞刀落空,卡特双手伸入腰间,摸出数把飞刀,接二连三朝假面少女射去。
“唰!”“唰!”“唰!”假面少女在空中又是数次冲刺躲闪,黑色气旋在火车上空划过泼墨一般的轨迹。
这……卡特瞪大了眼睛,无计可施,身上的飞刀也已经用完。
假面少女突然转身,腰间气旋仍在,她以平站的姿态面对着锐雯和卡特。
“看来这回,是轮到她了……”锐雯吸了一口凉气,横起符文之刃。
假面少女舒展开身姿,左腿蜷缩,右腿前伸,做出飞踢的姿势,而她腰间的气旋也开始变幻。
她拔出黑色长刀,长刀如鞭子一样伸展扭曲,环绕在她长长伸直的右腿上。
“突元者·螺旋眼。”悦耳但冰冷的声音从少女狰狞的凶兽形面具里响起。
“嗡嗡嗡嗡嗡嗡!”可怕的钻头破空声响起,以那假面少女的右腿脚尖为中心,仿佛世间万物都开始被这黑色气焰带动着旋转起来。
锐雯瞪大了眼睛,这钻头强大的风压,使得远远站在火车顶上的她也能感受的到。
“哗!”假面少女腰间的黑色气旋猛烈喷射,脚尖的黑色螺旋钻空冲刺,直直朝着锐雯钻了过去。
“锐雯,快躲开!”光是听着这钻头的声音就使卡特感到头皮发麻,不详的预感不断涌上她的心头。
来不及了!锐雯咬紧牙关,将所有杀气凝聚在符文之刃上,一时间巨刃绿芒大盛。

“嗡嗡嗡嗡嗡……滋滋滋!!!”钻头终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在了巨刃之上,无比耀眼的火花和绿色光芒闪动,锐雯脸上惊讶的表情显示出那钻头有多么的可怕。
钻头钻在符文之刃发出的刺耳响声宛如后者的悲鸣,就连锐雯也感觉自己的双手似乎快不属于自己的了。
锐雯的金属钢靴不由自主的在火车厢顶上滑出一道长长的踏痕,而她自己几乎快要从火车上滑落下去。
再这样下去,我和它都会撑不下去的!锐雯眯着眼,试图使那耀眼的火花不至于灼伤自己的双眼。
镇魂怒吼!锐雯大喝一声,钢靴踏入铁皮车厢,奋力挥动巨刃。
假面少女所形成的钻头被稍微弹开,在从锐雯的巨刃上划动一连串火花后向后冲刺过去。
钻头从头等厢的车厢顶上划过,掀掉一大块铁皮,引起了一大片尖叫。
锐雯仍未放松警惕,她蹲下扶剑喘气,眼睛仍然朝着假面少女消失的方向看去。
未几,令人熟悉的风压再次出现。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得用这一招了。
锐雯眼神锐利,又是一道耀眼的绿色光芒从巨刃的剑身涌动。
她横起刀刃,杀气缓缓凝聚,眼中的锐利和巨刃的绿芒丝毫不减。
而在剑柄之后,她右手手背上的红色符文闪闪发光。
魔血驱动。
“嗡嗡嗡嗡嗡嗡!!”黑色钻头破空窜来。
此刻,卡特心中忐忑不安,包括那些从头等厢里探出头的乘客们也是如此。

就在钻头与锐雯不到十几米的时候。
“黑羽大人,停手吧!”
听到喊声,钻头并未和锐雯相撞,而是跃起从她的上空飞过。
锐雯惊异,挪动巨刃转身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最尾端的车厢铁门被打开,一个身穿诺克萨斯军装带着白色面具的人出现在门口,他正是之前在火车尾部车厢的年轻士兵。
钻头黑色气旋消散,在空中慢慢落下的假面少女旋转着挥动缓缓伸直的长刀,踏在火车最尾端的车厢上。
“我们已经完成了最后的调试。而且,刀锋假面大人说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别对头等厢的人动手。”
假面少女朝那假面士兵看了一眼,缓缓把长刀收回腰间的环鞘中。
“开什么玩笑!”卡特大叫,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你们到底是谁?要干什么?”
“阁下就是杜克卡奥将军的女儿,卡特琳娜·杜克卡奥吧?”假面士兵跃起跳到车厢顶端,笑着说道。
“是又怎么样?”卡特冷冷的等着假面士兵,穿着诺克萨斯的军服做出这种事情,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卡特琳娜小姐旁边的那位,好像就是前段时间在诺斯守备击溃土匪伪军的锐雯吧?”
“锐雯?”卡特惊呼一声,把目光投向锐雯。
那个传奇战士,就是她?

锐雯缓缓点头。
“哎呀哎呀,还真的差一点就得罪了诺克萨斯呢。”假面士兵搓着手笑了起来。
“差一点?”卡特扬起匕首,怒目圆睁。“就凭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你觉得诺克萨斯会放过你们?”
“只是这些一般公民和普通士兵的生命,还不值得贵国大动干戈,尽管我不是诺克萨斯人,也是知道的。”
锐雯眯着眼睛,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
“你说什么?”卡特咬牙切齿,似乎想要反驳。
“我是说,”无法看清假面士兵的表情,但他的语气冷的可怕。“这些低贱的生命,在贵国值不了几个钱的。”
卡特噎语,锐雯沉默。
“好了,请恕我不愿意过多透露信息,以后我们可能还是会有机会见面的。”假面士兵笑了笑。
假面少女拔出长刀,长刀伴随着黑气如活物一般延伸,她甩动刀刃,那长刀如鞭子一样硬生生的切断最后一节车厢与火车的联系。
“你们准备逃跑吗?”卡特大吼。
“哈哈,正是如此。”假面士兵弯腰鞠躬行礼。
“冷静一点。”锐雯伸手一把拦住想要踏前冲过去的卡特。
“黑羽大人的战斗力你们也看到了,试图追过来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假面士兵优哉游哉的从车厢上跳到铁门旁,他一边说着一边拉开铁门。
“我**!”卡特极其破廉耻的大骂,扔过去的匕首被假面少女用长刀轻易弹开。
“那么,再见了。”假面士兵走进车厢里,关上铁门。
假面少女抽刀在车厢上划动,在铁皮盖上切出一个洞,随即落入车厢里。
就这么,让他们跑掉了……卡特皱起眉头,又感到身体一阵阵酥麻。该死的丽桑卓!
要是我状态好一些的话,也不至于会这样吧。
铁路上,那一节车厢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中。

片刻后,火车恢复了行驶。
失去最后一节车厢的黑焰动力装置的牵引,火车头的动力运作又恢复了正常,现在正朝着黑蛇纹河驶去。
十堰治癫痫的药物有哪些:#d4e0ec;" />卡特坐在椅子上,锐雯坐到了她的对面,包扎着绷带的阿西亚坐在她旁边。
头等厢的乘客们无不朝她们三人侧目,那些眼神中有着敬佩,有着恐惧,甚至还有个别带着贪婪。
“没想到,能在这里再次遇见你啊。”卡特并不在意那些目光,朝锐雯笑着说道。
“嗯,我也是。”锐雯点头。
“如果没有发生这么多麻烦事的话,该有多好。”卡特皱起眉头。
“是啊。”锐雯说着,眼神又深沉了许多,她脑海里又浮现出刚才打开铁门时看到满车厢的乘客尸体。
【“这些低贱的生命,在贵国值不了几个钱的。”】
假面士兵的话再次在锐雯的脑海里响起。
低贱的……生命吗?她咬着嘴唇,想起了那个浑身是灰、脏兮兮的男孩。
才不是低贱的生命呢!她在心中呐喊似的反驳。

“话说回来,我还真没想到,”卡特看着锐雯手旁的符文之刃,心中涌现出很不可思议的感觉。“那把剑就是专门送给你的。”
“噢,这把剑吗?”锐雯的思绪被打断,她拿起符文之刃,抚摸上面的符文。“这是一把好剑,我很喜欢,谢谢你们。”
“不,这是你应得的。”阿西亚笑着说道。“这把剑正属于能够正确发挥它价值的战士。”
锐雯迟疑了一下,缓缓点头。
“锐雯,还记得六年前吗?”卡特眨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星空,手肘压在桌子上,双手捧着精致的脸庞。
“当然记得。”
“那个时候,你跟我说过,要成为诺克萨斯大将军。”
“嗯……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到处去说了,”锐雯也把目光投向窗外,看着耀眼的星空。“真正宝贵的信念,并不一定非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是吗,不过啊,你的成长确实没有令我失望。”卡特把目光又转向锐雯,就像六年前被锐雯的木剑击垮时一样坦然的微笑。“虽说我今天状态不好,但是就算是万全的状态,我也没有自信能够打赢现在的你了。”
阿西亚瞪大了眼睛,印象中从来没见到卡特大小姐如此心服口服的赞扬杜克卡奥将军以外的人。
“啊……你过奖了。”锐雯谦虚道。“我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如果是你的话,能够以一己之力能够击溃数千人,我也能想得通了。”卡特舒服的躺在座椅的靠背上,闭上眼睛说道。“现在的你,可是诺克萨斯的英雄了啊。”
英雄?锐雯瞪大了眼睛,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很多不愉快的回忆。

“英雄什么的……是不存在。”锐雯低下头,白色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
“……”卡特渐渐的感觉到了,一开始看到锐雯时,在她眼中发现的那一丝类似伤感的光芒,是由何而来的了。
“我杀了很多人,他们也有家人,也有梦想,我只不过是个剥夺他们一切的刽子手而已。”
“杀第一个人的时候,我很痛苦,但是之后就再没有那种感觉。这就是所谓的……堕落吗?”
“我已经无法回头了,我那单纯甚至幼稚的梦想已经被鲜血浸满了。无路可退,无路可逃。”
“我只会前进,朝着诺克萨斯大将军。”锐雯抬起头,眼中有伤感也有痛苦,但是更多的,是坚定。
“现在,我的所有的奋斗与梦想,只是因为儿时的承诺罢了。”
锐雯说着,左手伸进轻铠的衣服里,轻轻抚摸那颗闪动着淡淡光泽的玻璃珠。
“是嘛……”卡特隐隐感觉,六年前那个白发小女孩,似乎比起自己,还要成长更多。
一旁的阿西亚,似乎是被锐雯的话打动了,也露出了深沉的表情。

入夜,诺斯守备。
由于这一班火车被严重损毁,返回诺克萨斯的火车第二天才会有,所以卡特和阿西亚只能留在守备的营地里过夜。
经过上个星期的突袭遭遇战,伤者和大量涌来的增援部队使得营地几乎占用了所有能用的床铺。
以至于……
“你们两个就睡在这里吧,”锐雯推开房门,熟练的按动水晶灯开关。“这是我以前在营地住宿的房间。”
一张两米长一米五宽的大床,床铺上整整齐齐叠好的被子,还有两个枕头,看起来简朴干净。
“只有……一张床?”卡特皱了皱眉。
“这张床蛮大的,以前我和珍妮就睡在这里。”锐雯说着,把行李放到桌子上。
“那位珍妮呢?”卡特好奇的问道。
“她牺牲了……”锐雯想到了痛苦的往事,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上个星期。”
“抱歉!”卡特摆了摆手,有点儿慌了神。
“没关系的。”锐雯揉了揉鼻子,笑着说道。“我在家里休假一个星期,现在已经没那么难受了。”
“那你睡在哪儿呢?”
“我?我趴在桌子上就行了。”
“那怎么好意思……”
在两人争执的时候,阿西亚默默从背包里抽出一个塑胶卷带。
她双手微微发红,卷带迅速膨胀,涨成了一个睡袋。她很熟练的钻了进去,拉上拉链。
“两位小姐,晚安。”
从睡袋里露出一个头的阿西亚闭上了眼睛。
“呃……”
“……”
两个少女面面相觑。

片刻后,水晶灯熄灭,窗外的点点星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到房间里的大床上。
两个少女缩在一个被窝里,谁也没有睡着。
“总感觉……有点不太好意思啊。”卡特脸色微红。
“没关系,都是女孩子武汉癫痫是怎么治疗的。”锐雯很坦然的样子,与卡特不同,六年前从军校生活以来她就开始合宿。
“嗯。”
“对了,请问你有没有见过阿刀?”锐雯突然朝卡特转过头来。
“阿刀?”卡特想了想后问道。“他是谁?”
“就是六年前我初遇你那时,那个被你痛揍了一顿的小偷。”
泰隆……卡特瞪大了眼睛,差点叫出声来。
她还不知道泰隆的真名?
“难道你忘了?”锐雯眼中闪动着疑惑。
卡特犹豫了片刻,心情复杂无比。
“啊……我、忘了……”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撒谎?卡特心跳加快了许多,她迅速把目转向一边,感觉此刻的自己无法面对锐雯的目光。
透过窗帘的缝隙,夜空繁星闪动,忽暗忽明。
“前几天,我去了一趟诺克萨斯,专门到贫民区那里去问了很多人,也没有找到他。”锐雯露出痛苦的表情。“他该不会是……死了吧?”
“他肯定没有死的!”卡特急忙转过头来说道。
“呃……”锐雯瞪大了眼睛。
“啊,我是说……你别老是想着他死什么。”卡特又把目光转向窗外。“贫民区的小偷嘛,哪有那么容易就死的。”
“是啊……”锐雯说着揉了揉鼻子。“我怎么老想这些不吉利的东西,他一向命大的。”
“别担心了,以后我有机会见到他的话,一定会告诉你的。”卡特看向锐雯,微笑着说道。
“谢谢你,你真好。”锐雯真挚的微笑。
听到了锐雯说出“你真好”,卡特脸上的笑容慢慢僵住了。
对不起……

两个少女缩在一个被窝里,谁也没有睡着。
泰隆……红发少女把头缩在被窝里,蜷起了身子。
阿刀……白发少女把手伸进衣服里,摸着那颗已被抚摸了无数遍的玻璃珠。
心中各怀着复杂的心情的两个少女缓缓闭上双眼,在心中问道。
我该怎么才好?

铁骨篇

第八章 齿轮与集结

祖安境内,一列黑铁红纹漆的火车在布满钢铁和鳞石的黑钢铁道上疾驰。
【……现在,火车差不多已经到站了,这大概是我第十二次来到这里。
按照我以往的经验,这一次任务并没有书面上述那么难,毕竟是带两个菜鸟增长经验。
不过呢,我总觉得……】
杰顿抬头皱眉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泰隆和弗拉基米尔,抽出一根烟点上。
黑发兜帽少年背靠着椅背,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似乎是晕车,期间去洗手间吐了好几趟, 尽管问杰顿要过晕车药;白发红衣少年始终饶有兴趣的看着前者,眼神中充满贪婪,如果不是杰顿拦着,恐怕他忍不住吸血的冲动。
【我的工作,简直像是在带小孩。】
杰顿写上最后一行字,把笔盖上帽子收进衣兜里。
“喀刺喀刺喀刺……呜……”
刺耳的鸣笛声响起,火车进站了。

火车上的乘客们纷纷从座位上起身,收拾东西准备下车。
“终于到了,”泰隆脸色苍白。“真是备受煎熬啊……”
他扶着座椅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仿佛还没从前几天的体力透支中恢复过来。
“我也是备受煎熬啊!”弗拉基米尔的眼神让泰隆感到一阵阵寒意。
血魔法的精通者,为什么会对我的血感兴趣啊……
泰隆眉头紧锁着想道,若不是作为同一小队的同伴,泰隆是分秒间不会让这个巨大的隐潜伏在自己身边的。要么杀了他,杀不了就躲开他。而当下,泰隆还不得不和他合作。这是极其令泰隆感到郁闷的。
  “小鬼们,你们的行李。”杰顿站直身子,伸手从上面的行李框抽出一个背包,扔给了泰隆。
  “你们的护照和签证都在里面,小心点。”
“为什么要我……”泰隆双手接住背包,咬了咬牙齿。
“我是队长。”
“我是子爵。”
我还是特使呢……
尽管心中不满,泰隆还是把背包背上。
杰顿挑了挑眉,看着黑色短发蓝色卫衣的冷酷少年,心中思索:
泰隆,将军大人培养的新心腹。没有任何背景(卡特大小姐不算吧),从贫民窟爬上来的草根阶层,不过这种情况在诺克萨斯并不少见。
他的实力不足但潜力巨大,只差时间磨合。他拥有机智的头脑和灵活的技巧,在暗杀和逃跑方面也相当有天赋。
四年间我与他交过几次手,每一次他都能想出不重样的花招,可惜都被我一一破解,击败。
不过话说回来我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去欺负一个十几岁的小孩,这都输掉还不把面子丢光啊。
总之,十六岁的他能坐到指挥部新晋特使这个位置,实在是值得赞叹。不过综合他的能力,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你好像,什么东西都没带吧?”泰隆拉动肩膀上的背带,突然朝弗拉基米尔问道。
“那些东西,我都不需要。”
“连换洗衣服也……”
弗拉基米尔抽出手来,一阵血光涌动,在他手上迅速凝聚出一件红色卫衣。
血魔法……可以用来做衣服?泰隆瞪大了眼睛。这他妈也太方便了吧!
“别到处展示自己的技能,你不是表演家。”杰顿发现有还未下车的乘客朝这边投来诧异的目光了。
“抱歉,是我大意了。”弗拉基米尔微笑,再次挥手,卫衣化作血气消失。
杰顿再次扫了这个白色长发红色礼服的妖异少年一眼,心中暗忖。
弗拉基米尔……据其本人叙述,他的身体内充满了历代的血术师们的魔法精髓。
他原本就是诺克萨斯人,当他外出学有所成后,他又回到了诺克萨斯,并且要求代表城邦加入英雄联盟,以此来证明他的血魔法是大陆上独特并稀有的精粹。
高层目睹了两个宫廷卫兵作为试探血魔法,而成为人干的悲惨命运后,他们就顺水推舟地赞同,将这个拥有可怕天赋的年轻人作为城邦备选役推荐进英雄联盟。
只不过,还差一点条件,那就是资历。
他需要完成一系列任务来证明他强大的实力,以及对于城邦的忠心。
而这个任务,正是他的开始。
“好了,我们走吧。”杰顿迈步朝火车的铁皮厢门走去。

刚出火车,空气中弥漫的一股淡淡的刺鼻气息扑面而来。
泰隆之前在火车里透过窗子就看到天空灰蒙蒙的一片。
而到了祖安之后,却能看的更加清楚,阴霾笼罩着这座城邦,不只是灰色,天空颜色从灰到绿变化异常。居民总是带着口罩,从工厂烟囱排出的不明废气弥漫在空中,酸雨让祖安的建筑都伤痕累累。
【欢迎来到祖安!】
在三个人的正前方,钢铁都市入口处耸立着巨大的告示牌如是写道。
【请尽情享受您的祖安之旅。】
武汉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d4e0ec;" />告示牌下还有一行小字。
“享受?”泰隆皱了皱眉。“这儿的环境太差了。”
“不止如此,女巫施法产生的化学废物和魔法垃圾排放到下水道系统,严重影响了环境的稳定和安全。”
杰顿抖落烟灰,吐了一口烟雾之后说出这里的情况,毕竟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这里的居民……”弗拉基米尔露出厌恶的表情。“他们的略遭侵腐的血液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魅力。”
“这儿可不是个养老的好地方,起码对我而言。”杰顿说着又把烟塞回口中。
“我也是。”泰隆深有同感。
不仅如此,尽管是诺克萨斯的同盟国,泰隆还是对祖安有一定程度的反感。这是因为——
祖安化工综合症。

“亲爱的旅行者们,虽然这里不是个居住的好地方,但这里却是好奇者的天堂。”
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突然插话道。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邋遢的年轻人,样貌还算清秀的脸庞上挂着一副平光眼镜,下巴唏嘘的胡渣显然很久没有清理,长长的黑色头发蓬松散乱,白色大褂沾满灰尘,肩上还挎着一个简朴的单肩背包。
“祖安是位于瓦洛兰北部被滥用的科技和魔法所扭曲的城邦。”眼镜年轻人扶了扶眼镜。“无数声名狼藉的恐怖科技和魔法创造发明于此。事实上,祖安政府成立的初衷即为保护祖安的实验不受反对力量的阻扰。”
“建立这座城市的灵魂人物们,当初亦是为了从皮特沃夫保守的法律下追求学术自由而来到这里。”
这人是谁啊?杰顿认识吗?泰隆转头看向杰顿,发现后者也露出诧异的表情。
“祖安拥有优良的科学研究,不过对科学和魔法研究松散放纵的管理和控制,让祖安成为一个危险的居住之地。”
“但是大量城邦——甚至包括竞争对手皮特沃夫都与祖安有化学贸易往来。”眼镜年轻人似乎是进入了状态,滔滔不绝的说道。“此外,祖安还是瓦洛兰的炼金中心,只有寥寥几位炼金术士居住在祖安之外。”
杰顿没有理那个人,而是继续向前走了好几步。泰隆和弗拉基米尔也跟了上去。
“还有化学工业,瓦罗兰的居民们应当小心化学工业,这可比炼金术更加不可靠,影响也更加无法预测。”
眼镜年轻人说着踏步跟了上来。
“然而在祖安,这些都是不可知的……”
这个人真啰嗦啊……泰隆皱眉。这个年轻人所说的一切他基本上都在任务介绍上预习过了的。
“抱歉,我想我们并不认识你。”杰顿把烟头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转过身来,语气较为委婉的对这个热情的年轻人说道。

“不好意思,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博恩。”眼镜年轻人挠了挠乱蓬蓬的脑袋歉意的笑了笑。
“博恩先生,”杰顿挑眉,眼神中闪过一丝锐利。“请问有何贵干?”
“喏,尊贵的旅行者们,”博恩说着,从单肩挎包里厚厚的纸堆中掏出几张,分别递了过来。“占用你们一点时间,请看一下这个。”
“宣传单?”泰隆接过纸张,好奇的读道。“瓦罗兰科技博览会?”
宣传单上画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对于孩子来说还是相当能够吸引眼球的。
“是的,这是我们大学主办的博览会,而我作为应届的大学生被发派了发传单的任务。”
“祖安魔法科技大学,还真是实力雄厚呢。”杰顿低头看了传单下面署名的主办方,暗叹道。
“请务必去看一下!”博恩微笑着说道。“绝对会让你们大开眼界的。”
“抱歉,我对铁皮疙瘩没兴趣。”弗拉基米尔断然推开了博恩递过来的传单。
博恩捏着传单的手停滞在空中,看起来十分尴尬。
“就算不去,也拜托请收下这张传单吧,这是我的任务。”博恩哀求道。“一天发不完不给工钱的,我这儿还剩很多呢。”
“直接把那些纸找个没人的地方扔掉不就行了吗?”泰隆嗤笑,这种事情他绝对做得出来。
“这怎么能行啊!”博恩看起来很实诚的样子,这个年轻人煞有介事的说道。“工作归工作,可不能因为省事就随便含糊的啊。”
“真是无趣的家伙。”弗拉基米尔也作出同泰隆一样的嗤笑。
“你们两个……”杰顿无语了,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两个少年才露出完全像是统一阵容的表情。
“要不要我帮你……”弗拉基米尔认为这是自己的善意,伸手想要夺过博恩的挎包。
“呃?”博恩不解。
“总之,我知道了,”杰顿伸手拉住意图不轨的弗拉基米尔,他不忍心去打击这个热情澎湃的年轻人。“博恩先生,如果有空的话,我们会去的。”
“真的吗?”博恩高兴的鞠躬道。“那真是太感谢了!”
“嗯,那么就这样了,再见。”杰顿说着半强硬性质的拉着泰隆和弗拉基米尔走了。
黄冈到哪看癫痫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d4e0ec;" />“再见!”博恩挥挥手,然后转身又朝火车站台跑去了,看来这一带正是他的活动范围。

片刻后,祖安大钢都,某间门面不错的餐馆内。
虽然餐馆规模并不大,不过看起来生意还不错。杰顿扫两眼,总算还能找到一个空桌子。
在他们坐下来的时候,少女服务员把菜单递了过来。
“这儿的饭菜可真贵啊。”泰隆看了一下菜单,不禁感叹道。
不过服务员的质量倒是挺高的……杰顿看着金色马尾、相貌可爱、身材玲珑的服务员,默默想着。
“这里由于环境恶劣的原因,所有的食物基本都是靠进口,而且物流被政府垄断。”少女服务员笑着说道。“不过这里的东西都很好吃啊!绝对物有所值的!”
“哦。”泰隆应着声可着劲的在菜单上画勾,这里有不少他没见过的菜色。
“喂,少点一些!”杰顿隐约记得泰隆是个吃货,一颗汗珠从他头上滑落。“这次任务的经费上面不给报销的。”
“将军大人说了,我正在长身体,”泰隆毫不客气,一边说着又勾了两笔。“吃东西的事情不用介意,你会帮我付钱的。”
“将军大人……”杰顿噎语,唯独将军的命令是他无法抗拒的。
“队长阁下,节制正处于发育期的少年(移动血库)的食欲是不正确的。”弗拉基米尔很认真的说道,一旁的服务员也投来赞同的眼神。
“那你吃什么呢?”杰顿扶额,弗拉基米尔如果也是个像泰隆一样的吃货的话,那么他这次任务就当是白干了。
“带血牛排,大份。”弗拉基米尔又补充了一句。“要生的。”
为什么要把他们跟我分在一起啊……
杰顿抽出一根烟,叹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偏三向四网 | 济南素食店 | 客厅手绘 | 上海玉屏国旅 | 法铁传奇 | 金蚕脱壳 | 法兰克曼